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欢迎来访,登陆
首 页 关于杂志 新闻资讯 文章阅读 专家视点
 
    欢迎访问印刷杂志网站!  

   
本期杂志
往期杂志
杂志社动态 更多...
·2016年第2期杂志...
·2011年10月杂志...
·2011年5月杂志出...
·2008年印刷杂志编...
·2008年8月杂志出...
·2008年7月杂志出...
·2008年6月杂志出...
·印刷行业相关媒体联合...
·2008年5月杂志出...
文章阅读
手足情深
作者:何远裕    来源:《印刷杂志》    更新时间:2013-3-15
    

——茂丰兄西归周年祭

2013316日,是我的挚友和兄长车茂丰逝世一周年。写下这篇回忆,追思我们相识、相交、相知半个世纪的手足深情,借以寄托我对他无尽的怀念。

1962年暮春,我从上海人民出版社调到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做所长秘书后不久,老所长周寿彭同志带我到上海出版系统几家大型印刷厂参观,去的第一家是坐落在澳门路477号的上海中华印刷厂。参观车间后到试验室,首次见到了茂丰兄。当时他年仅36岁,英俊谦和,稳重少语。在回所的路上,经寿彭同志介绍,我初步记住了茂丰兄是上海大夏大学经济系毕业,曾在海关印刷厂工作多年。上海解放后,他先在上海市印刷四厂工作,后调至上海印刷工业公司,做过秘书科长、试验室副主任,英文很好,日文也不错。此后,我和茂丰兄开始相识。以后三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偶尔去中华印刷厂,顺便到试验室坐坐;他偶尔来研究所查外文资料,也顺便同我闲谈一会儿。1966文革爆发,研究所同中华厂虽仅三站车程,但我们却咫尺天涯,联系由此中断。

1972年夏,我被安排在资料室做《印刷技术动态》(《印刷杂志》前身)杂志的编辑工作。寿彭同志提醒我去看看老车,听听他的意见。时隔6年,我和茂丰兄在中华厂试验室重见,两人都很兴奋。他很关心地询问研究所、资料室和寿彭同志的情况,也谈到杂志的性质、重点、刊期等问题。对我流露外行怎么编技术杂志的畏难情绪,茂丰兄鼓励我面对现实,从头学起。若干年后,他告诉我,他能有机会学习研究高分子化学,参加上海市感光树脂版会战,得益于在中华厂试验室工作的实践,我才悟出这八个字的真谛。当时,他还教我点面结合的方法。点,指重点注意文字排版与图像制版,他教我多了解介绍国外这方面的新东西,尤其是照相排字机与电子分色机,还有新版材。面,指印刷和装订,他教我多了解介绍国外多色胶印技术和装订联动技术方面的新成果。他还叮嘱我到车间多看、多问、多想,向第一线师傅学习。当时,我并不理解他这些指点的重要性,在以后几年的工作中才逐渐感受到他的远见卓识。从此,茂丰兄对杂志请他帮助的事情总是有求必应,准时完成。1975年,他接受担任《印刷技术动态》特约编审的聘请,我在工作中得到了他更多、更具体的指点。初次相见到19799月,这7年多的时间,是我同茂丰兄自相识进而相交的重要时段,为日后由相交到相知乃至情同手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99月,茂丰兄调回他阔别整整20年的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同事们都欢迎他归队。开始,他一身二任:情报资料室副主任和激光照排实验室副主任。从此,我和茂丰兄共同负责情报资料室工作,关系日趋密切。19804月,他重新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因为我们工作同在一室,又同属一个党小组,且关系甚好,所以受所党委之命,我同茂丰兄有了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他动情地回忆离开党20有如失群的羊羔,有如无娘的孤儿的心灵之痛,发自肺腑地表达自己无日不盼望能有重新回到党组织的一天。这让我很感动。面对一位温文尔雅、学养深厚、愿尽所能把自己的余生(时年53岁)奉献给党的良师益友,我又多了几分敬意,从此引为知己。

1981年,茂丰兄实至名归,担任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副所长,为他钟爱的印刷科研工作肩负起更大的责任。1983年,研究所调整领导班子,茂丰兄继续担任副所长,主管科研和经营开发工作。同年,我也进了新班子,分管财务、基建、字体、资料情报、生活后勤等行政工作。此后几年,茂丰兄一直以亦师、亦友、亦兄长的真诚态度,给我传帮带的指导。我对财务工作一窍不通,曾向他诉苦,看到那么烦琐的财务文件就感到疲劳,打哈欠。他温和而又严肃地告诉我,一定要认真看文件,不懂的向老财务请教;一定要按制度办事,没有把握的不要轻易表态或签字。后来,我因用人不当,基建经办人受贿导致建造员工住房用的部分钢材款被骗,给国家造成损失。我因自己失职心情格外沉重,一度不敢抓工作。茂丰兄和所长、党委书记一边教我放下包袱,反思教训;一边向所内同事解释疑问和传言,向上级和法院说明事实真相,还为我承担责任。他们代表组织帮我解脱了精神压力,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困难见真情,我一直铭记在心。
                           

另有一件让我和家人至今记忆犹新的往事。19923月,我因股骨颈骨裂卧床保守治疗,时年65岁的茂丰兄得知后来家探望。我家住近郊,他第一次前来,公交车坐过站,一路询问到我家,我无法下床迎接,直到邻居叫我爱人赶回来才开门进内。茂丰兄见我伤腿吊悬,面容憔悴,问过致伤原因后,十分动情。他向我谈到研究所的新一轮改革情况,以及他同俞志惠所长携手推进企业化、市场化改革取得的成效;谈到《印刷杂志》的进步和印刷情报站的活动;谈到行业的发展和技术改造的状况;也谈到我们孩子的学习和工作。这一年和下一年我们将先后退休,因此也谈到退休后继续为行业做点事的愿望。临走握别时,他又一次动情。茂丰兄这样真情流露,在前30年的交往中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上午的病榻交谈,使我更深刻地感受到这位挚友和兄长的义重仁心。大约一个月以后,茂丰兄陪同顾志舫、陈德英同志又来家探视。如今,两位兄长、一位大姐都已辞世,留下几行文字表达我对他们永久的纪念。

1992年、1993年茂丰兄和我相继退休,我们之间非但没有疏远,反而走得更近,手足之情更浓、更深。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们亲密携手,直接、间接地参与了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组织的多项工作。举大者有:中国印刷博物馆的筹建与展品征集(1994年)、扩建改造与重新布展(2001年)、局部改版与展品更换(2006年);第四届亚洲印刷技术论坛的筹备与召开(1999年);《上海印刷业50年》文集的汇编与评审(1999年);第七届世界印刷大会的筹备(2001年);新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卷印刷词条的撰写(2003年);《上海印刷行业年鉴》的汇编(2003年);《上海印刷业拓展海外市场的机遇与对策调研报告》等四个软课题的研究(2004年);长三角印刷业高峰论坛、数字印刷高峰论坛的演讲及嘉宾对话(2004年、2005年);《2020年前中国印刷产业发展纲要(建议稿)》的研讨暨上海小组建议稿的拟订(2004年);第一、二届上海书展数字印刷馆展示方案的设计(2005年、2006年);《中华商务印刷百年展》的筹备与展版内容讨论(2007年);《变革图新——上海印刷业60年》的编辑(2009年);《中国近代印刷工业史》的读校(2011年);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透过水晶球看印刷——车茂丰文集》的汇编(2005年);《汉字印刷字体书写技艺》申请非遗报告的起草暨纪录片剧本的编写(2008年);文艺类数字化出版示范软件开发新型柔印版材研发与检测平台两个重点项目申请报告的讨论与修改(2010年)等。在近20年更大范围的时空平台上,茂丰兄继续言传身教,让我更深一层地感受到他志存高远的追求、谦和大度的品格和厚积薄发的才华。上列工作,有的以茂丰兄为主,有的他部分参与,有的仅向他征求意见,不论是哪一种,他总是有求必应,尽善尽美。事例颇多,仅举两端。

稍远的是2001年,为配合在北京召开的第七届世界印刷大会,我国政府拨巨款扩建改造中国印刷博物馆,新增数百件展品。古代印刷大事年表是新增的学术研究成果之一。近百条大事多用古汉语和文言文表述,中译英的难度极大。放眼业界高手,托请茂丰兄出山,他毅然接受,全心投入。比如,为了弄清十分冷僻的隋代废像遗经,悉令雕撰这条大事的原意,为寻觅相对应或近似的英语单词(词组),他查遍了《辞源》《辞海》《大百科全书》等相关中文条目,查阅了早期多种版本英语词典和英汉对照词典,还同博物馆古代印刷史专家电话磋商。细微之处见精神。为保证内涵丰富的八个字译文质量达到信、达、雅要求,他一丝不苟,反复推敲,千锤百炼,一字千金。事后,茂丰兄随上海代表出席世界印刷大会到博物馆参观时告诉我这个过程,我又一次受到榜样的鼓舞,一直铭记心间,并多次向业界朋友谈起这段往事。这里趁茂丰兄辞世周年之际,写下这位老印刷人严谨治学的史实,为传承车茂丰精神留下几行文字依据,可能有助于后人思索与借鉴。

稍近的是2009年。这一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甲子诞辰。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组织编撰《变革图新——上海印刷业60年》文集,回顾历史经验,评析行业现状,探讨持续前行的道路,表达上海数万印刷从业人员对共和国60岁生日的纪念。时已84岁高龄的茂丰兄,以他含而不露的热情参与了从选题到阅稿、撰文等全过程的工作。专家论坛印刷新业态两个前导性栏目近2011万字的文章,他逐一阅读,或亲自修改,或提供修改意见。他还为这两个栏目相继撰写了三篇短文,分别是《读论数字化出版的感悟》《扩展印刷业属性 对接现代服务业》《印刷新业态解读》。文章言简意赅,一语中的,都是源于实践、厚积薄发之作。我不仅又一次从中学到了新知、真知,更重要的是又一次感悟到茂丰兄虚怀若谷的人品。这三篇短文并非事先选题设计好的,而是汇编过程中编辑组临时请他撰写。每次他都欣然同意,并询问大家写作重点。每写出一篇初稿,他总是先给我看,然后转交协会领导审读,从不自以为是。其中,有一个细节让我印象很深。在征得作者同意后,我们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考察美国数字化出版业的情况报告及一次访谈录,综合编成《论数字化出版》一篇万言长文,作为《专家论坛》重点文章之一收入文集。我本想循常用方式写一编者按语,请茂丰兄执笔,他很快写出上列千字文,既不是编者按语,也不是印刷专家点评,而是以谦恭平易的心态和深厚的学养功底,说明了一个读者学习后悟出的道理。感悟之一是,明确表达他对出版业与印刷业在数字出版产业链中定位的理解,殷切期盼印刷界的先知先觉者审时度势,携手IT行业,扮演好新时代数字印刷技术提供商的角色,主动为内容提供商——方兴未艾的数字出版产业提供服务。感悟之二是,出版业自上而下对数字化转化的必然性与必要性的认识愈来愈自觉,而且抓住了核心问题:转变文化企业的增长方式,突破增长的极限,形成新的增长周期;同时,采取措施积极探索数字化出版商业模式。作者对茂丰兄的感悟表示认同,并写信致谢。其实这一年,茂丰兄的健康状况日趋恶化。这三篇言短意深的文章,是一位毕生献身印刷事业、紧追时代潮流、倡导高新技术的老印刷工作者的抱病之作,也是茂丰兄对我国出版、印刷产业转型发展的珍贵遗言。

我和茂丰兄半个世纪的交往,尤其是后30年坦露心迹的深交,他静水流深的智者风范,仁爱感恩的道德情怀,学习不老、知识常新的暮年壮心,一直是我处世做人的风向标。限于篇幅,下文略补他在感恩方面的几件往事,以便进一步认识他的精神世界。

茂丰兄从小深受仁者爱人家教的影响,后来又有长达20年的沧桑经历,因此他对来自组织和朋友的信任与尊重、关心与帮助十分珍惜,常怀感恩之心。我切身感受到他的这种仁者情怀,我也看到、听到他对多位前辈、同辈、晚辈同样真诚的表达。

在几位前辈中,茂丰兄感念最深的是周寿彭同志。他自1948年海关印刷厂开始,1954—1959年在上海市印刷四厂、上海印刷工业公司秘书科和试验室工作期间,一直是深受寿彭同志器重的部属;在他身处逆境的岁月,仍旧受到寿彭同志心灵上的关爱和业务上的帮助。正是寿彭同志的信任和举荐,茂丰兄于1979年调到研究所,兼负激光照排实验室和情报资料室的工作。从中文激光照排交流演示会的组织、技术资料的翻译整理、补偿贸易的谈判到激光照排实验室的建立,寿彭同志都将茂丰兄推到第一线。19833月,上海市科委组织了十五年科技发展规划印刷专题调研、预测、论证工作,寿彭同志又推荐茂丰兄参加。寿彭同志连续多年的惜才、荐才、用才之举,茂丰兄自然深深铭记于心。因此,他一直将寿彭同志尊为恩师。在研究所成立50周年的一次座谈会上,茂丰兄动情地追忆寿彭同志为研究所的创建与发展作出的贡献和他们深厚的师生情谊。会后,茂丰兄还对我说了原意如下的话,受人滴水之恩尚且要涌泉相报,周老师几十年对他恩重如山,他只有尽力为研究所继续做点工作,才能回报老师恩惠于万一。

在同辈中间,茂丰兄最为感念的是武文祥、鲁兵和沈忠康同志。据忠康同志回忆,为了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制定振兴我国印刷业发展规划,1983年夏,中央批准由国家经委和中央有关部门组织考察团对欧洲印刷业发展情况进行全面考察。由考察团副团长武文祥推荐(团长鲁兵和沈忠康同志同意),茂丰兄以高级专家兼译审身份参加考察团。此前,茂丰兄虽曾赴英、日参观过印刷展览会,但是他深知这次是对我莫大的信任。当年,他们到英、德、意三国对45家印刷设备制造厂、材料厂和印刷装订厂进行参观考察;第二年,又到日本、美国和香港地区37个单位进行了33天的参观考察。第一次考察归来,茂丰兄约我到家长谈。他把欧洲之行的收获归纳为两句话: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新知识,结交了几位高水平的知心朋友。对于前者,茂丰兄介绍了一些外文杂志不可能或暂不会介绍的新情况,向我介绍了有关第四代中文照排机、彩色桌面系统、多色胶印机自动化和装订联动化的新动向,他引用了一句诗,纸上得来终觉浅。对于后者,茂丰兄主动讲了好多感受。他说,想不到考察团几位领导对国外印刷情况相当了解,提的问题多能抓住关键,分析问题高屋建瓴,有战略眼光,他又引用了一句诗:只缘身在最高层。他又说,几位领导都很谦虚、民主,很注意听我的发言,我们谈得很投机。他还说,跟几位领导和团里的同志开会、谈话,不必察言观色,也不必讲迎合的话,坦诚相见,心情舒畅。一向情感内敛的茂丰兄,一扫离沪前夕我送他到机场时的沉默寡言,满脸都是欧洲之行的喜悦。他特意送我一支钢笔,我后来给了刚读大学二年级的大儿子,教他记住车伯伯的关心。而我,正是通过茂丰兄的介绍从理性上初识了鲁兵和沈忠康同志(1995年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对武文祥同志也有了进一步了解。

第二次考察回沪后,茂丰兄高兴地告诉我,他得到团领导的特许,独自探望了离别数十年已定居美国的胞弟,并留宿一夜。我当时并不十分理解它的重要性,但茂丰兄心里很清楚,这是对他比参加考察团本身更高的信任,也是对他人格的更大尊重与考验。一向有慎独修养、忠诚于党和国家的茂丰兄,在关键时刻彰显了应有的政治自觉,也得到引为挚友的考察团领导的更大信赖。正是由于两次出访结为知己的难忘经历,茂丰兄在此后20多年间一再彰显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情怀。这方面的事例文祥同志在《老而弥坚 壮心不已》一篇中(《印刷杂志》2012年第10期)多有叙述。我补充接叙前文茂丰兄精心翻译《中国古代印刷大事年表》后的一个细节:20015月,茂丰兄随上海印刷代表团出席第七届世界印刷大会后,我陪他参观展示在印刷博物馆源头古代馆入口处的大事年表时,问他:您对老武委托的事为什么总是有求必应、尽心尽力?茂丰兄不假思索,含笑回答:士为知己者死!传承千年的经典箴言,此时此刻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我频频点头,又一次受到言传身教的点化。

茂丰兄对同辈人抱有同样情怀的还有一位虽未合作共事但受他尊重、信赖的挚友——杨益萍同志。

1997年益萍同志调到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管印刷工作时,茂丰兄早已退休,且年过七旬,彼此直接交往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益萍同志真诚质朴、谦恭宽厚的品格,联系群众、深入基层、讲实话、干实事的作风,敢于担当、靠前指挥上海出版系统印刷全行业攻坚改革的智慧,率领团队奋斗数年既使企业扭亏为盈又充分保障下岗工人合法、合理利益的业绩,指导上海印刷新技术集团整合资源与改革转型的魄力,扶持研究所建设与发展的胆识等,在基层干部和员工中享有良好声誉,也自然受到茂丰兄的钦敬。他认为,益萍同志是党派来的一位有胆识、敢负责的好干部,集团的改革大有希望。茂丰兄视益萍同志为可以信赖的挚友,在益萍同志主持上海文艺出版集团工作期间及离任以后,我俩曾两次给益萍同志写信。第一封信提请顺应国际印刷发展潮流,转换思路,主动探索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相融合的路子。第二封信托请继续关心上海印刷新技术集团和研究所的改革发展,意在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和保持骨干团队的思想稳定。10多年来,益萍同志一直尊称茂丰兄为车老老师,在多种场合、以多种方式真诚地表达对茂丰兄的敬重。一件让我永留记忆的往事是:2005年,研究所为纪念茂丰兄八十寿辰出版《透过水晶球看印刷——车茂丰文集》,益萍同志特意撰写《我的感言》一文,谦恭地表示车老的学识和为人,对我教育良深。文末用两个终身奋斗恰当地表述了茂丰兄志存高远的人格与追求:在车老身上,我看到了一位为中国印刷事业终身奋斗的专家形象,看到了一个为中华民族复兴终身奋斗的共产党员的形象2011年,益萍同志将题目改为《我心目中的车茂丰同志》,全文选入他的文集——《时光记忆》(这是一部被孙颙同志赞誉为文如其神的著作),并且放在第一个栏目——人物追忆,同他育才中学的老校长段力佩先生等并列。同年,为纪念建党90周年,益萍同志在给研究所的同志讲党课时,再次讲到他心目中的车茂丰同志,是像段校长一样的共产党员也是一个很好的榜样。这一切,让茂丰兄和他的亲属感念不已。当得知益萍同志可能调往上海市文联的消息后,茂丰兄特意约我到他家中联名给当时上海市委领导殷一璀同志、市委宣传部领导王仲伟同志写信,请求让杨益萍同志留任。

茂丰兄自1979年调回研究所以后,在不同时段的工作交往中,陆续结识了一群相互尊重、互助互爱的青年朋友,成为忘年交。有几位当初的年轻人如今已人到中年,周建宝同志是其中合作共事时间最长,相互关爱、帮助、体贴最多,交往最密切、感情最深的一位。为控制已经较长的篇幅,暂停叙述。

2012年茂丰兄追悼会后,我曾写下四句:五十年前初识君,知人知心手足情,壬辰早春兄谢幕,弟向何处觅知音。

20127月茂丰兄追思会前,我又凑了四句:去年今日此门中,磋研印史乐融融,故人驾鹤西归处,未酬壮志迎春风

①20117月、8月,茂丰兄和我共同校读万启盈同志编著的《中国近代印刷工业史》,连续八个星期每周一个上午,在他家讨论交流一次读后感,最后共同写出书面意见。

壮志,指茂丰兄希望我国印刷业早日跻身世界强国之林。


上一条:转型和创新,做综合印刷服务
下一条:印刷企业精益生产六要点
| 关于我们文章投稿订阅杂志广告业务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会员注册
  Copyright © 2006-2012 沪ICP备05035141号

主办: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技术支持:上海印刷新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925号